漫畫座談會2

漫畫座談會123

Paul Gravett 專題講座:未來漫遊

  • 專題講者:Paul Gravett/作者、策展人、評論家與講師/英國

漫畫座談會2- 論壇摘要

漫畫文化的國際巡禮

我最喜歡的漫畫家是Jack Kirby,如果大家看過MARVEL的漫畫,應該對他的名字不陌生。Kirby在1977年有一個作品叫做「2001太空漫遊」,這裡面有一個對2040年的未來預測,他認為到了2040年,漫畫會演變到一個終極的型態,就是成為生活的一部分,每個人都可以是超級英雄,在VR這個名詞出現以前,這應該可以視為Kirby對虛擬實境的一種描述吧,這個看法非常超前而有趣。另外他也提到主角身處於一個沙灘,全是塑膠做的,換句話說是一個虛擬的海灘;也就是說人可以活在一個人工打造的環境裡面,你想一想,這像不像是當時對於「全息投影」的描述?

未來漫畫會如何發展,產生何種影響?要討論這個議題,現在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時間點,科技正在改變我們閱讀漫畫的經驗嗎?如果你從一個宏觀的角度來看,漫畫不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它更是文化底蘊的一部分。早在1967年,知名的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在羅浮宮參加一個大型漫畫展,這是我目前所知全世界最早的大型漫畫展,達利在這個漫畫展中說了一句話,他說「漫畫會成為3794年的文化」。不得不說,達利對漫畫的看法還滿不超現實的,因為還不需要到3794年,在2019年的今天,它儼然成為文化中的一部分。

漫畫裡討論的議題常常與人產生共鳴,圖像小說從60年代開始,70年代在美國慢慢流行起來。經過了20年,現在漫畫家與文學家的地位逐漸平起平坐,5年前大英圖書館與我合辦了一個漫畫展,在在你都可以發現,漫畫的確成為文化的一部分,並且能見度越來越高。

兼具自傳與歷史特質的影像小說

漫畫具有很多特質,可以很自由流動,也可以具有線性邏輯,漫畫可以當作自傳呈現的一種形式,也可以處理諸如婦女爭取投票權的平權議題,有漫畫討論戰爭造成的傷害,也可以處理一段敏感的關鍵歷史,漫畫能夠提供一種嶄新的視角讓我們重新檢視一個議題。

紀實漫畫就是這樣的一個類別,Joe Sacco是美國紀實漫畫的先鋒,Joe本來是一個卡通畫家,後來成為一位新聞記者,因此他會去發掘一些大家不注意的新聞,透過漫畫的呈現,印象會留在你腦海裡久久不去。

儘管是紀實漫畫,形式上還是可以有不同的探索,作家Emmanuel Guibert & Didier Lefevre在漫畫方格中使用了攝影師拍攝的照片,來增加真實性。一位來自英國的女性藝術家,她畫了一個故事,主題是歐洲難民危機,在一些天災人禍中,有些人被困在法國的難民營中,她用漫畫的方式把難民的處境畫出來。值得一提的熱帶季風,讓大家看見台灣也有很好的紀實漫畫雜誌。

用漫畫說自己的故事

自傳式的漫畫,可以把現實生活放在漫畫主題中,也許處理這種主題會讓人感到痛苦,例如癲癇、精神疾病患者的生活,就可以用漫畫的方式去呈現他們受苦的經驗,讓大家更瞭解他們,這也可以成為圖像醫學的一部分。「茉莉人生」是一位伊朗的漫畫家所創作的,911事件後西方人希望了解中東人是怎麼生活,因此這部漫畫賣了幾百萬本。

我們熟悉的知名漫畫家多半是男性,但是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畫漫畫,過去她們是少數,現在已經逐漸變多了,以日本來說,2000名漫畫家中有一半是女性,讀者比例中也有一半都是女性。漫畫是很多元化的,因此作者(包括年齡、種族)的多樣性亦很重要,包括老人作家來畫老人漫畫,非洲作家用漫畫說明自己的生活日常,華裔美人作家用漫畫說自己如何受到歧視,以及如何處理這種歧視..等等。

世界各個角落的漫畫影響力

我知道台灣是一個喜歡漫畫的地方,有很多優秀的漫畫家,我衷心希望他們盡快登上國際舞台,我曾經訪問過幾米,他是一個非常棒的作家。台灣雖然有自己的漫畫傳統,但是受到日本影響很深,不過日本漫畫對全世界漫畫都有它的影響力。

日本漫畫裡有很多傑出的佈局,例如早在70年代的漫畫家,他們希望人們感受到故事當中的情緒,女性漫畫中用了許多柔美眼神的特寫,來傳遞出角色的情感,「凡爾賽玫瑰」中就用了很多這樣的構圖法。另外,日本漫畫家很早就開始用線條來表達一種思考的感覺。而在漫畫中,框框也是一種表達的工具,超越框框的構圖可以表達出一種深遠或廣闊的感受。

2019年夏天大英博物館舉辦了一個日本漫畫展,吸引了超越18萬人前來觀展,這是史上首次英國四大版權公司合作,有史以來匯集最多部作品的漫畫展,也創下日本漫畫在英國展出的紀錄。

視覺導向還是文字導向?

漫畫與文化息息相關,英國是一個強調文學的民族,英國有一種獨特形式的漫畫,文字比例遠遠高出一般我們習慣的作品。有一位作者結合了文字與圖像的展現方式,以包法利夫人為主題,在報紙上刊載的時候,第一部分是和報紙字體一樣的印刷體文字,然後接著是手寫文字,接下來才是漫畫圖像。

文字導向是一脈,視覺導向是另外一脈,就連攝影師也開始加入漫畫行列,他們有一個新的職稱叫「攝影漫畫家」,許多漫畫不用畫,用攝影作品來說故事。尤有甚者,除了照片之外,有一種漫畫創作方式,把紙雕藝術、攝影與漫畫結合在一起,也讓紙本漫畫出現了一種全新的閱讀感受。

多線進行 抽象與極簡也在漫畫中出現

通常的漫畫故事有一條主線,可以歸類為單線進行的漫畫,而透過數位科技,漫畫可以多線進行,2003年在倫敦有一個漫畫節,邀請了許多漫畫家共同創作,在一面寬廣的故事牆上,你可以看見一條清楚的故事主線,主線發展的每一條支線,都成為另一條主線,有完整豐沛的人物與故事在進行,每條支線都發展出自己的故事,甚至有些支線故事透過一些精彩的交錯連回了主線。

Jason Shiga是箇中好手,他有一部名為「Meanwhile」的多線作品,一格漫畫後面有三條線,你可以自己選擇故事要朝哪條線進行,不同的線有不同的分頁,而每條線都有故事的發展。

除了一線變成多線之外,有些作者也開始用極簡、抽象,甚至是非故事敘述的方式來創作漫畫,例如一部漫畫的主題就是風吹窗簾,甚至是一些線條組成的抽象畫面,漫畫一定要有故事?要有角色嗎?這是一種反思。這種實驗的藝術形式稱為「Pareidolia」(空想性錯視),意思是說我們找到一個抽象的形式,我們自己會想辦法去理解它,去賦予一個實際的意義,但其實畫面呈現的只是巧合,實際上意義並不存在。

街頭藝術 即時體驗 點字系統 跨界融入漫畫大河

街頭藝術與漫畫結合,也可以是很好的作品,而且特色是過去我們不曾看過的大規模,有一位街頭漫畫藝術家把整棟大樓的側面當作畫布,畫出一幅幅像是街頭塗鴉的大型漫畫。

現在的讀者越來越重視體驗,想要與藝術家互動,甚至想要即時參與漫畫的創作。一位英國藝術家Dave Mckean把他的圖像作品加上音樂與歌詞,成為一種音樂劇形式的表演,舞台上沒有演唱的主角,主角是他的漫畫。法國安古蘭漫畫節也舉辦過一場音樂會,讓音樂為讀者創造漫畫的聽覺體驗。

誰說盲人沒有漫畫可以閱讀?有創作者以點字系統來創作漫畫,讓盲人朋友可以從一個系統來學著看漫畫,例如用點字系統的符號來表達人物不同的開心程度。

漫畫可以不在紙本或螢幕上

而漫畫也逐漸走出紙本空間,許多藝術家開始用藝廊作為空間來呈現他的漫畫,這表示漫畫不一定要以書籍的方式呈現。Dave McKean記得有一天他在公園被人家攻擊,這個經歷中有攻擊者、被攻擊者與旁觀者三種角色,於是他從這三個人不同的視角來講述同一個經歷,這個特別的作品在一個藝廊展出,會場中間有一些堆疊的盒子,上面寫了文字,從某個特別的角度看過去,背景是牆面上一個碩大的人腦圖片,那看起來就成為一個立體的,人腦子裡冒出的台詞。

不同風格拼貼在同一個畫框內

大家可能習慣認知每個作家都有自己的畫風,或者至少,在一部作品裡應該保持同一種風格,但是David Mazzucchelli就做了一個不同的嘗試,在同一個畫框裡,他用了不同字體與形狀的對話框,去呈現出不一樣的情緒。其中一個冷酷的建築師,就用一個極簡的冷色簡單線條來呈現,而建築師談話的對象是一個熱情洋溢的女士,他就以一種類似版畫,顏色濃烈的畫風來畫這個人,然後把這兩種不同的畫風呈現在同一個方格裡面。另外一位漫畫家,用一個大寫的粗體字,遮住另一個人講話的對話框,表達漠視與打斷對方說話的一種武斷形象。

當漫畫走向數位

數位漫畫的濫觴,我常常想到我看過的第一部動態漫畫,是一個英雄主題的平面漫畫加上局部的動態。不得不說,可能你看久了會頭暈,他們的作法就是把原本2D的漫畫加上聲音,另外加上一些局部有限的動作,讓漫畫從靜態走向動態,科技快速發展至今,連虛擬實境也可做為漫畫的一種形式了。

數位漫畫發展至今,拜智慧型手機普及之賜,漫畫可以讓不同的讀者決定他想要看多長時間,看多少次,看得多細,看得快或慢等等。而數位漫畫目前最普及的條漫,它可以呈現出不同畫格當中的空間,不再有頁面的束縛,在空間感上有一種新的呈現方式。紙本漫畫是一頁一頁的翻動,而條漫是一格一格往下滑,也就是說讀者不會偷瞄到下一格畫了什麼,這讓條漫漫畫家擁有了全新的表現空間。

南韓的條漫非常受歡迎,超越其他國家,以我手邊的數據,韓國2342個漫畫家合計創造出5892個作品,這個數量真的非常龐大。而我想網路漫畫現在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,那就是我們應該花多少時間進行一部作品的製作呢?我相信每位漫畫家都可以很努力畫,但是條漫一章一章很快就滑過去,這種快速瀏覽的形式,我想對於畫家來說,可能會覺得很可惜。

脫離紙本 更具多元性的漫畫時空

數位漫畫最大的特點也許不在作品本身,而在於出版結構。網路是讓漫畫逃離編輯與出版商暴政的一條出路,讀者與作者不需要再被出版商限制什麼可以出什麼不能出,在網路上,漫畫作者可以從全球找到喜歡他作品的人,這是過去紙本漫畫難以做到的事。

漫畫很棒的一點,就是不管是數位或類比的形式,你都可以在其中看到過去現在未來,反映到你個人的時間感。你可以自己決定花多少時間看漫畫裡的每一格,這產生了一個有趣的現象,想要看越多格漫畫,就要花越多的時間,因此在漫畫裡,空間就是時間。

我要以這個久遠的作品做為我的總結,印度有一種叫做kaavad的傳統藝術,它看起來是一個神龕,打開來以後裡面是一格一格的漫畫,通常用來講述神靈故事。當你一格一格去翻動那個漫畫的時候,旁邊有人演奏音樂,也有人在念詞,現在我們在研究漫畫能否結合聲音、音樂,產生一種新的觀賞形式,而這與幾百年前的印度漫畫殊途同歸。

觀眾提問:

Q:漫畫如何用於教育的用途?不可否認,台灣許多父母和老師對漫畫仍持有負面的態度,有什麼新的發展途徑可以把漫畫用在教學上?例如英國醫學院用漫畫來訓練醫學院的學生,讓我印象很深刻。
A:
事實上,在南韓和中國,已經有一些課程是以漫畫作為教科書,甚至有博士論文就是用漫畫來寫,我知道英國大學明年會誕生一個新的研究,就是漫畫研究,這會是一個正式課程。
漫畫對於教學可以帶來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,漫畫結合圖像與文字,是一種很好的教學方式,能夠讓人學到很多東西。
Q:台灣政府可以怎麼做來幫助漫畫產業發展?
A:
漫畫產業的發展,政府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,就是讓沒有接觸過漫畫的人透過網路來接觸,擴大讀者群是很重要的。另外,政府還有一個角色就是提供經費,讓漫畫藝術家可以創作,金漫獎就是一個很棒的活動,我們期待這個獎的規模可以擴大,讓大家能夠更多的參與,讓漫畫成為彼此生活的一環。
英國政府一個漫畫活動叫「lady do comics」,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讓大家聚會,不限男生女生,內中有些人是時尚產業的,有些做字體的,有些過去沒做過漫畫的,他們來到這裡學習創作,或者是合作,這個活動後來也擴展到海外,我認為這種活動就很適合拓展到台灣漫畫基地來舉辦。

漫畫座談會2-講者

Paul Gravett/英國 作者、策展人、評論家與講師

Paul Gravett現居倫敦,是作家、策展人、評論人、講師,專精於國際漫畫,曾與Peter Stanbury合著重要的英國選集《ESCAPE》(1982-1989),並於1992年至2001年擔任國家漫畫博物館專案總監。他的出版著作有《Manga: Sixty Years of Japanese Comics》(2004)、《Graphic Novels: Stories To Change Your Life》(2005)、《Great British Comics》(2006)、《Incredibly Strange Comics》(2008)、《Comics Art》(2013)以及《Mangasia: The Definitive Guide to Asian Comics》(2017)。同時也參與《The Mammoth Book of Best Crime Comics》(2008)與《1001 Comics You Must Read Before You Die》(2011)的編輯工作。

他曾於國內外策劃眾多展覽,包含Charles Schulz、Jack Kirby、Tove Jansson與Posy Simmonds等人的回顧展。於2014年,他也共同策劃了於倫敦大英圖書館所舉辦的第一個英國漫畫展「Comics Unmasked: Art and Anarchy in the UK」。2017年,他依據個人著作替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所策劃的「Mangasia: Wonderlands of Asian Comics」展覽,將持續全球巡迴展至2022年。於2018年,他為韓國釜山Global Webtoon Center規劃了「Global Webtoons: Invention and Innovation」展會活動。他目前進行中的計畫包含Posy Simmonds的專書與回憶錄,以及共同策劃於2020年在雅典所舉辦的「Futures of Comics」系列活動。

此外,他也持續為《ArtReview》、《ArtReview Asia》、《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》、《The Guardian》、《The Independent》、《The Bookseller》、《Varoom》等期刊撰稿。

其他資料簡介,請見Paul Gravett個人網站:www.paulgravett.com
歷屆活動: